意魷未盡 珍珍魷魚絲

2020/10/07
意魷未盡 珍珍魷魚絲
30多年前,一句「珍珍魷魚絲,真正有意思。」


老字號  壹週刊 201024

撰文 : 林鳳琪 攝影 : 陳肇英、湯興漢 繪圖 : 林佳欣 設計 : 徐立芳 編輯 : 陳美靜

三十多年前,一句「珍珍魷魚絲、真正有意思。」珍珍紅遍大街小巷的廣告詞,竟來自於創辦人台南幫吳家女眷的口誤。

為響應政策,吳尊賢成立新和興海洋,經營遠洋漁業,但風險過高,長子吳昭男在總經理吳慶豐建議下,引進日本技術,轉型「珍珍」食品。

珍珍創月賣二十萬噸魷魚絲記錄,開啟百家爭鳴的戰國時代, 雖挺過卻傷痕累累。現任總經理何宗保,開發近百項產品。六十多歲的他,試圖帶領三十多歲的珍珍,開出新局。

我們正準備離開「珍珍」 食品廠研發主管急忙忙衝出來「剛才有拍到『辛鮮花枝』(新產品) 生產線嗎 ? 拜託 ! 保留一下 ! 這三年才開發出來,,最近要上市一刊出去大家知道技術搶下去做就害呀…」

年年研新,恆溫焙烤

總經理何宗保說珍珍員工如此緊張是因每年近三十種新產品經市調僅一、二項上市 還不見得成功;即使成功沒多久同業抄襲、殺價競爭「這支產品也完了。」

珍珍一戰成名的魷魚絲就因此陷入價格苦戰「一斤五、六百元扣掉原料、人力等成本根本沒利潤。」因此珍珍上下對於即將推出的新產品特別謹慎「這是珍珍的祕密武器今年就看它了 !」何宗保說。

年節將至廠房內正趕製魷魚絲。一尾尾魷魚去掉紅褐外皮煮熟調味後便是重頭戲 - 焙烤。 廠長黃德福說 : 「火候最重要 太過則太硬 ; 不足又少了香氣。中心溫度得控制在八十五至九十度間。」

烤熟的魷魚片經機器裂絲 還得人工檢查才包裝出廠。相較於年貨大街上的散裝魷魚絲 迪化街勝光行老闆說 : 「珍珍較貴但品質沒話說。我曾看臨時攤販賣大陸散裝魷魚絲還喷水增重細菌增生很快。」

遠洋漁業,轉型突困

三十多年歷史的珍珍食品廠就設於高雄前鎮碼頭邊。這裡是台灣遠洋漁業重鎮每年捕撈數千萬公噸的魷魚、鮪魚、秋刀魚。珍珍母公司「新和興海洋」原也經營遠洋漁業。新和興海洋前身則是新和興布行,由台南幫吳家創於一九三四年,後轉型為投資公司。

一九六六年,政府為發展遠洋漁業,獎勵企業投資,時任新和興董事長的吳尊賢,也買了九艘遠洋漁船,另創新和興海洋。 副董事長吳慶豐回憶 : 「當時集團的重心在環泥、紡織,成立海洋公司,是為了響應政策,規模也最小。」 「初期,以捕撈做罐頭的鮪魚外銷美、日。有陣子,也到日本海捕撈魷魚曬乾內銷,「沒幾年,日本宣布經濟海域二百哩。」吳慶豐說,只好到更遠的北太平洋作業,「那裡只能捕到赤魷,太黑,市場沒銷路。」

遠洋漁獲利不高,加上漁船在外海喋血、海盜綁架事件頻傳,經營風險過高,吳家興起轉型念頭。

登週刊 20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