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珍長销30年的產品。

2020/10/13
珍珍長销30年的產品。
是整塊魚調味烘烤的鱿鱼幕、財魚片 , 吃來甜中帶點微辛 , 珍珍長销30年的產品。


老字號  壹週刊 201024

撰文 林鳳琪 攝影 陳肇英、湯興漢 繪圖 林佳欣 設計 : 徐立芳 編輯 陳美靜


東洋取經,改良配方

一回,吳慶豐出差日本,見當地人把赤魷加工製成魷魚絲,「台灣人不會做,都從日本進口,價格很好。乾脆趁機從海上轉回陸上。」吳慶豐從日本引進機器與配方,而朗朗上口的品牌名稱,卻是自卡通得來的靈感,「日本魷魚加工品都叫『珍味』,較難記,當時《科學小飛俠》很紅,女主角就叫珍珍。」

一九七九年,新和興另創「珍珍食品」,推出魷魚絲試吃,卻反應不佳,「日本配方摻醋,酸又鹹,台灣人吃不習慣。」吳慶豐說 : 「改良較甜, 再摻點辣味,才被接受。」

隔年,魷魚絲正式上市,想打廣告。時任董事長的吳尊賢長子吳昭男,對此重視,不斷透過電話與在高雄的吳慶豐討論,他的妻子謝美玲在旁聽得模糊,疑惑提問 :「什麼是真正有意思 (珍珍魷魚絲) 呀 ?

「這給了吳昭男靈感,一句「珍珍魷魚絲、真正有意思。」首支廣告推出就轟動,至今,許多五、六年級 生仍朗朗上口。

掀起熱潮,引來競爭

一九八零年代是珍珍的鼎盛時期。老員工回憶 : 「做袂赴賣,那時一斤要一千多元,比現在還貴,廠商拿現金、開卡車來工廠排隊搶貨。」何宗保說 「過年趕工,除夕回家吃完年夜飯,隔天就回來加班。」

老員工形容,當時光是原料魷魚,每月就用掉上百公噸。珍珍被形容是「魷魚大王」,「總經理一到批發魚市,魷魚每斤立刻漲五元。」老員工偷偷透露 :「聽說一億八千萬元資本額,三年就回本了。」 珍珍帶動全台颳起魷魚絲旋風,沒幾年,市場上品牌林立,老員工說 : 「景氣好時,有上百家工廠做魷魚絲。」連宜蘭食品蔡衍明 (現旺旺食品也大手筆砸錢創「浪味魷魚絲」,卻不敵珍珍,黯然退出。

迪化街邱姓批發商說 : 「浪味聽起來像爛味,誰要買 ! 而且珍珍當時是第一品牌。」 吳慶豐分析 : 「魷魚原料在高雄,浪味在宜蘭,成本較高,加上調味偏日式鹹酸,才失敗。」

但對照今昔,吳慶豐話鋒一轉又說 :「不過,他們 (旺旺去大陸很成功。珍珍卻因為在台 灣做得不錯,沒早點過去… 沒走到最後,不會知道誰輸誰贏 !

保護品牌,固守價格

百家同業惡鬥,十年內,魷魚絲每斤售價腰斬剩六百元,老員工感嘆 :「原料貴二倍,卻越賣越便宜。同業攏倒閉,剩嘛五家。」珍珍雖撐過來,卻也傷痕累累。

食材經銷商祥亮總經理鍾弘亮說:「珍珍堅持品質,曾經有KTV業者要求降價,說品質差一點沒關係,珍珍拒絕,寧願把數百萬元的生意往外推。」

總經理何宗保說 :「為保護品牌,維持HACCP (食品安全) CAS(台灣優良農產品)等認證,工廠有一定管銷成本,降不下來。只好不斷開發新產品,做別人沒有的。」

因此,從休閒類的魷魚絲、昆布糖,到水產製品蟹肉棒、花枝丸,「早期花枝丸都是廚師手工做,珍珍是首家克服口感,做出冷凍花枝丸。」食品出身的何宗保,甚至用魷魚調味做出類似鮑魚口感的鲍片,有段時期,全台各地只要辦桌宴客,桌上一定有這道調味鮑片。

大陸設廠,趁機內銷

何宗保感嘆,珍珍不斷創新,一旦打開市場,同業跟進,沒多久,又落入惡性競價漩渦。 如今,珍珍產品近百項,「生產管理麻煩,對手也不同,無法集中火力。例如,火鍋類有桂冠,休閒類雖是第一品牌,卻得面對地方小廠低價搶市。」

2001年,台灣遠洋魷魚捕撈成本大增,面臨大陸、泰國的低價競爭,珍珍不得不到大陸青島設廠。何宗保說 : 「當初是為了外銷,才到青島。但這幾年,大陸消費力提升,我們也計畫內銷。」

何宗保興冲冲提及剛從大陸回來,「這趟,我跟著業務跑市調,辛鮮花枝接受度高,還有昆布糖。四川內地不靠海、缺碘,很有潛力。」

除了寄望新產品辛鮮花枝、 鮮食鮑魚,何宗保低聲地提及洽談中的新計畫,「魷魚皮、內臟能開發保養品。未來有機會轉型。」六十多歲的他,試圖讓三十多歲的珍珍開出新路。

後記

台南幫的企業經營傳統一總經理制。珍珍也不例外,新和興海洋雖然是吳尊賢創辦,但由總經理吳慶豐負責經營。第二代子吳昭男接班,親自參與轉型珍珍,後雖交由繼任總經理何宗保經營,仍對珍珍極為關心。 70多歲的他,曾答應待身體康便接受訪談,截稿前夕卻傳來要逝消息。新和興海洋第二代接班人選未定,但總經理制傳統,不至影響珍珍。

  • 珍珍魷魚絲
  • (新和興海洋地點 : 高雄市前鎮區漁港南一路31
  • (07) 831-6101

週刊 201024